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环球行 看世界”之④】印度洋的“贵妇人”

时间:2019-06-04 08:38:40 来源:1分快3-玉林日报 作者:记者 胡富光


宁静的留尼旺岛小镇。

虔诚的印度教徒。

欢迎来到美丽的毛里求斯。

这片土地被工厂烟囱的灰尘和噪音变得十分恐怖,毫无目的的人们驾车在街上四处奔驰,思想空虚的人们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拥挤在一起,发泄自己的不快,互相推挤。神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停留。

——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印度)《村庄拯救世界》

阳光·沙滩·海浪

经过九天九夜马不停蹄“横渡印度洋”的航行,1月15日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和平号”已经在毛里求斯首都路易港靠岸抛锚了。憋了这么多天没有看见海岸、海港,没能上岸观光游览,旅客们都很兴奋,即便是习惯睡懒觉的人也早早爬起来跑到甲板上看风景、迎日出。

路易港人口只有13万,三面环山,目光所及之处,一个清秀的小型城市静静地卧睡在印度洋一个宁静海湾的山坡上;初升的太阳染红了平静靛蓝的海水,一群海鸟鸣叫着飞来飞去。

旅客的岸上观光分两种:一种是由船方组织的“团队游”,需要预先报名缴费,有领队、导游、翻译,一切观光事务都有专人打理,游客只需服从安排就好;另一种是自助式的“自由行”,旅客要去哪里逛、要消费什么东西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喜好,只要按时并安全回到船上即可。“团队游”价格是“自由行”的3~5倍,有经验的游客一般都会选择“自由行”,但是面临的困难和危险会相应大得多。我们这些不懂外语、出国较少的旅客一般都是参加“团队游”,费用高许多不说,很多精彩的风景也没法去看。

下船验证上车,毛里求斯当地组织了热烈的欢迎仪式,当地土著舞蹈和音乐让我们心里暖烘烘的。

负责我们“中文团”的当地导游姓邓,与甲午海战中英勇殉国的“致远”号巡洋舰舰长邓世昌拥有同样的名字。他今年54岁,已经在毛里求斯生活了20年。邓导游年轻时从广东丰顺到香港打工,一直在香港从事服装加工和销售生意,后来有机会到毛里求斯发展,仍然是做服装加工,现在服装行业不好做便改行做了导游。邓世昌讲解很卖力,他的“咸水”普通话让我们这些来自“两广”地区的旅客感到特别亲切。听邓导游介绍,得知毛里求斯是印度洋上的美丽海岛,是非洲少有的富国之一,被称为“非洲瑞士”,有“印度洋上的贵妇人”之称,蓝天碧海,风景优美。毛里求斯1968年才获得独立,全国人口128万,面积2040平方公里,却拥有23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专属经济区,渔业资源丰富。毛里求斯50%的人口为印度、巴基斯坦裔,其次为非洲裔、英国裔和法国裔,华人有2万多人,约占全国人口的1.8%。如今,中华文化已成为毛里求斯多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毛里求斯通用的货币是毛里求斯卢比,让华人特别自豪的是25毛里求斯卢比钞票上印有华人朱梅麟的肖像。朱梅麟祖籍广东梅州,1968~1978年出任毛里求斯财政部部长,由于其对毛里求斯的巨大贡献,他的头像被印在了毛里求斯卢比上。2018年7月27日至28日,习近平主席过境并访问了毛里求斯,“一带一路”倡议连接到了这个美丽的印度洋岛国,这让我们这些从万里之外到来的中国人倍感亲切和骄傲。

在毛里求斯,我们只有半天的观光时间。在这短短的半天时间里,我们参观了世界遗产阿普拉瓦西·加特、罗比诺酒庄、大盘圣湖、中华寺庙、奴隶交易所,逛了一会路易港,还专门跑到这里的“唐人街”走了一趟。遗憾的是没有时间去毛里求斯南部的雷度·可可岛游泳,听说那里沙细浪白,有特别适合游泳的海水;坐上玻璃底船,还可以看到透明的海水下五彩斑斓的热带海鱼悠哉悠哉游来游去。

走马观花式的旅游,让我们只能远眺毛里求斯的美景,靠想象去补充未完成的旅程啦。

蓝天·白云·小镇

留尼旺岛是南印度洋上另外一位仪态万千的“贵妇人”,它与毛里求斯岛只有138海里(254公里)的距离,邮轮开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7时多就到了。

今天仍然是跟团,虽然是透过车窗看风景,但感觉留尼旺岛的建筑物、道路、汽车都比毛里求斯漂亮。留尼旺岛是法国的一个海外省,首府勒波尔有20万人口,人均一辆车,比毛里求斯富裕多了。这个岛比毛里求斯雄奇险峻,最高的山峰——内日峰海拔3000多米,而毛里求斯最高的山只有800多米。这里空气好,环境好,治安好。

我们今天的行程重点是访问岛中心的一个小镇,然后到埃勒堡村散步,途中参观新娘面纱瀑布。镇政府所在地是萨拉济村,这个村只有3000多人,环境非常好,两列山夹着一个山谷,植被郁郁葱葱,教堂高高耸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旅游大巴沿着盘山公路爬行,这里的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植物是绿的,空气清新得让人呼吸通透顺畅。

在埃勒堡村漫步,我们还参观了佛里欧之家。佛里欧之家已经有180年历史,花草簇拥,主人收藏了不少老旧的家具、钟表等,很有文物价值。埃勒堡村建在两座尖尖山峰的山脚平坡上,房子一般是2~3层,每一栋房子都有院子,种满了花草,有些还建有泳池。房子的主人远在欧洲,一年里顶多回来居住三两个月,很是懂得享受浪漫生活。

中午吃饭是在萨拉济村,有免费的WIFI,对于许久不跟亲朋好友联系的旅客来说,仿佛是久旱遇甘霖,大家都抓紧时间上网,把珍贵的见闻和照片发给亲朋好友分享。吃饭是自助餐,大家吃得飞快,开始不够吃,后来厨师再“加料”时大家都吃饱了。此时再打开手机蹭免费WIFI,网络已经连不上了。

导游路多是个年轻帅气的法国小伙子,前几年刚从上海留学回来,可惜他的普通话说得很差劲,解说结结巴巴,很多人宁愿看美景也不听他说话。不过路多反复说了好几次的一句话我听明白了:这个岛365天有300天在下雨,今天难得阳光明媚,我们的运气不错哦!

向左走,向右走

毛里求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政治、经济、文化等都受英国影响,连这里的汽车行驶也是“右体车、走左幅路”;而留尼旺岛则是法国的一个海外省,在公路上行驶的汽车跟国内一样,是“左体车、走右幅路”。

毛里求斯是亚洲、非洲、欧洲多元文化汇集的地方,这里的货物来自世界各地:日常用品来自南非,服装来自印度,奶制品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工业品则更多的是来自中国和东南亚地区。我们在街上见到有华为手机和北京现代汽车的巨幅广告牌,甚是惊喜。留尼旺岛富人多,物价高,每逢周末或节假日,准会有不少人从留尼旺岛坐飞机或坐船到毛里求斯来大包小包地购物,推高了这里的物价。南非近年来治安不好,一些有钱的南非人也喜欢上风景如画、治安不错的毛里求斯,纷纷来这里购房居住,也推高了这里的房价。

15~18世纪,毛里求斯作为东部非洲通过印度洋向亚洲地区运输奴隶的中转站之一,曾转运过50万名奴隶,留下了许多悲伤的故事。渡渡鸟曾经是毛里求斯的特有鸟种,个头大,性情温和,但自从荷兰、法国、英国的殖民者来到这里后大肆扑杀,到17世纪中期,这种鸟已经完全消失了。如今满街的工艺品商店和地摊都摆卖有“渡渡鸟”模型的工艺品,这里生产的凤凰啤酒上印有“渡渡鸟”的标志,很好喝,而人们也只能在街上买一尊“渡渡鸟”回去,喝一杯“渡渡鸟”啤酒,在感叹中回想它可爱的模样了。

在新加坡上船的“领航人”B0XI(中文名:陈满朋)来自中国广东,是毛里求斯著名的华人音乐家。陈满朋的祖父是广东梅县人,最早是被“卖猪仔”到南洋,然后又随老乡漂泊到了毛里求斯。其祖父生养了10个子女,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凭借着中国人勤劳节俭的优良传统,一家人的日子才慢慢好起来。陈满朋的父亲有腿疾,却身残志坚,到伦敦读大学时学的是法律,学成后回到毛里求斯工作,成为毛里求斯第一个华人律师。母亲是印度尼西亚人,有艺术天赋。陈满朋勤奋好学,跟父亲学习客家话和毛里求斯语,跟母亲学习英语,他本人成为当地有名的艺术家,在路易港买了别墅。

“和平号”到路易港,陈满朋邀请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的19个参加“自由行”的华人到他位于海滨的别墅观海景、吃海鲜、叙乡情。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相聚,喝不尽杯中酒,说不尽心里话,时间虽然仓促,但大家欢聚一堂,其乐融融,成为大家在漫长的航行中最珍贵的记忆。

原标题:印度洋的“贵妇人”

责任编辑:覃维

关键词:环球行 / 印度洋

你可能喜欢看的